少林寺旅游旅游攻略、景点攻略

目的地 >> 河南 >> 郑州 >> 登封 >> 少林寺旅游 >> 少林寺旅游攻略
河南 开封 洛阳 4日自助游
发布日期:2006/10/23 10:06:14

河南游记

 

一:出发了
夜色朦胧,万家灯火装点着节日前夕的北京。我打点起行装,来到西客站,准备奔赴河
南,去实现我游历中州的梦想。
河南地处黄河中下游的华中地区,古时属豫州,居九州之中,向有“中原”、“中州”
之称。春秋战国时分别为宋、卫、郑与韩、魏、赵等国的地方,元代开始置省。河南为
中华民族的摇篮,中原文化的发祥地,有众多的文化遗址、名胜古迹和名人故里。两年


前我就萌生了去河南旅游的念头,拖到今天才得以成行。背包里除了旅行必备的物品之
外,还有一大堆的书籍资料,口袋里揣着翠竹的“河南旅游攻略”,笔记本更是不离左
右,随时记录下旅途的见闻。
在候车室找个座位,拿出《大相国寺的传说》,不一会儿就沉浸在那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之中。忽听有人叫我的名字,抬头,见是位小姐,个子不高,短发,一双大眼睛忽闪忽
闪地透着灵气,这就是谟谟。事先曾和她通过邮件,决定一同去开封。没有见过面,告
诉她我将背个60升的迷彩军包,谟谟就凭这个标志认出了我。交谈时,发觉谟谟的魄力
比我的要大得多了。


郑州的179次特快开始检票了,大家分别奔向各自的车厢,约好明早再会。车厢闷热,
我出来吹吹凉风。无意中,见夜空月明星稀。
列车在《喜洋洋》的乐声中缓缓起动,渐渐地,成了一匹在夜幕下飞奔的烈马。也许是
不太适应这么高的速度,坐火车从无不适我这会儿居然感到有点头晕。就象是一片云,
飘飘荡荡的,要到一个自己曾经日思夜想的地方,去追寻心中的明月。离了自家的床我
就睡不着觉,卧铺和硬座车厢之间的门又被锁上,没法去找同伴聊天,只好拿些书报来
打发漫漫长夜。河南啊,我这就来了,你将怎么迎接我呢?
二:在郑州转车

在卧铺上下,多少找回一点攀岩的感觉(前段时间为了复习考试,有一个多月没练了)
。清晨起来,广播里开始向来自全国各地的劳动者致以节日的问候。
收拾起背包,到硬座车去找谟谟,竟意外地在相邻的车厢里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这
位象个菩萨般地坐在靠窗的地方,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原来是天蓝蓝的。他上坛子
的时间虽晚,但私底下我们都已是老相识了。寒暄中,得知他是因为没买到直达洛阳
车票,才和同事先坐这趟车到郑州来。
郑州车站,四周宾馆饭店林立。在广场上走过,从高楼大厦的包围的缝隙中,可以远远
地望见二七纪念塔的尖顶。不理会到处拉旅客坐车的人,径直去买到开封的长途车票。
车站闹哄哄的,谟谟觉得好象又回到了她的老家广西北海
天意要大家再次同路,下火车时没有等到天蓝蓝的,结果又在长途车站见了面,又是坐
同一趟车去开封。这是辆带卧铺的长途车,乘客们拥挤在狭窄的车厢里,空气污浊,汽
油的气味不时悄悄地钻进人的鼻孔。我重温了在卧铺上铺的感觉,半躺半坐的,一不留
神脑袋就和车厢顶棚打个招呼,那滋味就象“大宝”的一句广告词:“挺舒服的”。
三:开封一日
“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裘盛戎先生一曲高歌,听来令人回肠荡气。到开封的第一站
,我们就去了位于古城西南隅的包公祠。
据记载,包公在汴祠庙旧址因“坊市改易久已无考”,今天的包公祠是1987年新落成的
建筑。大门上高悬着纪念包公诞辰一千周年的横幅,整个祠宇均严格按照宋代营造法式
修建。包公为官清正,疾恶如仇,史书说他“性峭直,恶吏苛刻”,“立朝刚毅,贵戚
宦官为之敛手,闻者皆惮之”,足见他对权贵豪强具有多么大的威慑力。包公关心民之
疾苦,主持正义,为百姓做了许多好事。“人以包拯笑比黄河清,童稚妇女,亦知其名
,呼曰‘包待制’”,汴京百姓交口称颂“关节不到,有阎罗包老”。在百姓眼里,他
是“包青天”,但对于那些贪官污吏和坑害百姓之徒,他就是地府阎罗。包公五十九岁
时从龙图阁直学士权知开封府,历时仅一年有余,在其前后知开封的名人中还有欧阳修
、寇准、范仲淹等,皆有善名,包公一生任职也并不只在开封一地。但后世之所以在开
封单独建祠纪念包公,并且只纪念包公知开封时的功绩,是因为仅此一项即可概括和代
表包公在其他任上的所作所为,别的开封知府的政绩也都无出其右。
游过祠堂,出庭院东门,信步来到包公湖畔。湖面上,几艘轻舟小艇正凌波游弋,宋代
开封府衙就静静地躺在这汪湖水下面。徐徐行来,颇觉神清气爽。湖水虽无言,烟波
浩淼之中仿佛也透出一股凛然正气。包公早已跨鹤西归,但他的精神却能永昭后世。古
人云:“诗言志,歌咏言”,今人能看到的唯一一首包公的五言诗,当可感受它诗如其
人:“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秀干终成栋,精钢不作钩;仓充鼠雀喜,草尽狐兔愁
;史册有遗训,无贻来者羞。”
告别包公祠,辗转来寻大相国寺。马道街两旁商贾云集,店铺鳞次栉比,穿行其间就象
在逛北京的大栅栏。相国寺前车马喧嚣,我根本就无法给寺院的牌楼式山门拍上一张完
整的照片。拍不了就不拍吧,反正真正的山门也在离开封五六百里之外的潼关,只是感
叹商品经济的大潮波涛汹涌,坐落在商业区内的大相国寺也难保清净。
读过有关相国寺的传说,我知道寺前旧有信陵公子亭,李世民曾经梁苑惊梦,“赵匡胤
卖包子—御驾亲征(蒸)”,方丈友仁率众抗敌,不可一世的慈禧在青年僧人智清面前
碰了一鼻子灰。早已倾慕于“相蓝十绝”,一心想瞻仰吴道子画的文殊维摩,杨惠之塑
的五百罗汉,还有李邕亲书的石碑,鲁智深拔过垂杨柳的菜园。然而千余年来的兵燹、
火灾和水患,使寺院屡经兴废,这些珍宝古迹大多魂归天国,湮没无存,只有千手千眼
观音像和“相国霜钟”劫后余生。谟谟在钟鼓楼前探头探脑,欲进不进的,样子挺有趣

大殿内供着三世佛,后壁的罗汉山正中有海岛观音。清风吹过,见观音的披风轻轻飘动
,不禁惊诧,莫非观音显灵?虽无缘于“吴带生风”,眼前这观音衣袂翩然,也颇具仙
姿。素斋堂内,胖胖的僧人言语间流露出对当年主持豫政的冯玉祥毁佛逐僧的不满;大
雄殿前,与世无争的老和尚因一悍妇无理撒泼而险些被殴。
出了相国寺,坐车前往龙亭公园,途中经过宋都御街。这条根据《东京梦华录》、《清
明上河图》和宋代营造法式而精心设计的仿古街道倒也真古色古香,只是沿街门面装了
些宋代不会有的茶色玻璃和室外空调。龙亭颇巍峨,宋宫遗石为宋代花石纲遗物,见证
开封自宋元明清以来的沧桑巨变。台阶中央的云龙石雕已模糊不清,阶前有民间花轿
表演,吹吹打打的,引来不少人驻足观看,按捺不住好奇心的妇女儿童纷纷坐进轿子,
过上一把小瘾。铁塔在开封东北隅,与龙亭遥相呼应。大殿内,接引佛的金身已被游人
投掷的硬币弄得伤痕累累,大概是谁能让硬币落在佛的手中,谁就会交上好运。沿着狭
窄黑暗的楼梯,手脚并用地登上55米高的铁塔,我也和别人一道去摸摸墙上的琉璃如来

杨家将的故事深入人心,位于开封西北隅的天波杨府为纪念杨家将的仿古园林公园。天
波门象座小型的城门,四个铜铸的武士持枪肃立。杨家一门忠烈,前仆后继,保卫了国
家的安全稳定,维护了民族的独立尊严。“孝严祠”内,杨老令公与佘太君居中端坐,
杨氏子孙中之佼佼者分侍左右。彩塑金装,各具神韵,观之令人肃然起敬。杨府南面与
龙亭公园内的杨家湖相连,与杨湖隔着一条甬道的是潘湖。传说,两个湖的下面分别是
杨继业和潘仁美的府第,杨忠潘奸,湖中之水也清浊各异。传说毕竟不是正史,历史上
的潘美不是佞臣,他虽然确实对杨业之死负有重大责任,但并非如传说中所言是有意陷
害,并且他对辽作战英勇,也是一员虎将。在龙亭走上一走,可以看见两个湖中的水都
是一样颜色,两个府第的主人也都是值得尊敬的英雄。不过传说也反映了人们对忠奸的
态度和感情,杨家将的故事在今天仍不失其现实意义。这天波府,这潘杨湖,在我看来
就是一座座纪念碑,人们在此缅怀先烈,忠奸善恶自然分明。
离开杨府,坐上小巴,远远地望一望清明上河苑的大门,跟售票员聊一聊翰园碑林的雕
像,再过一过宋都御街,最后在四面钟下车。挥别同行的朋友,找好住处,出来到食客
拥挤的第一楼尝一尝开封的名吃小笼包子,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过嘈杂纷乱,乌烟瘴
气的鼓楼夜市,回到客房美美地洗上一个热水澡,在河南的第一个夜晚感觉还是“挺舒
服的”。
四:会馆,翠竹,回郑州
去过北京白云观或读过《射雕英雄传》的人,想必都知道邱处机的大名。到开封的第二
天,办过离店手续,我便去拜访了为纪念他的师傅王重阳而修建的延庆观。
王重阳操儒、道、释三方思想,创立全真教,与南方的正一教形成道教两大门派。他的
高徒,著名的“全真七子”中年龄最小的邱处机为道教长春派创始人,颇受元朝皇帝的
礼遇。观内的玉皇阁,既具元代建筑风格,又有明朝修补痕迹,我甚惊奇于它那独特的
造型。旁边一位老者热情地向我介绍延庆观的历史,又令我为开封人民的朴实敦厚而感
动。
原本以为,开封山陕甘会馆是个深居陋巷的小家碧玉,谁知当真站到她的面前时,却发
现她是如此地具备大家风范。昔日作为古城商业中心的辉煌虽一去不返,但其它会馆建
筑却仍难以望其项背,八十年代中期的全面整修,又令她越发光彩照人。临街照壁前,
李商隐的《咏史》诗“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在时时提醒着人们,莫忘先
辈创业的艰苦,不可恣意挥霍,败了家业。进翼门,竟意外地在前院一角看见了翠竹,
当然不是网上的竹兄,是真正的竹子。几平米的地方,点缀着这样一簇青绿,夹杂着些
须淡黄,虽不够青翠欲滴,却也别有情趣。忽听得半空传过一阵清脆的铃声,原来是鼓
楼檐角的风铃在风中唱歌。穿过垂花门,想象着当年会馆内戏曲演出的盛况,品味过石
雕彩绘故事的意境,拜谒了“大义参天”“威震华夏”的关壮缪(会馆是座完整的关帝
庙,大殿内供有关公座像),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循着不绝于耳的丝竹之声来到东跨院
,见这里正有一群票友在自娱自乐。铜锤的廉颇刚刚因“争不出不平气”而心中不爽,
老生的薛保接着为“小东人下学归”懒得读书而慨叹,又叫过在廊下练身段的青衣和他
一起《三娘教子》,唱得有滋有味,有板有眼。在豫剧的故乡见到这样一群京剧爱好者
,真令我这来自北京的门外汉倍感亲切,不由得也要去找一找我那远游未归的嗓子。
走在开封街头,看见敞蓬的喜庆专车穿行于车流之中。奔博物馆,在当年发生过“9.18
”大案的地方投下匆匆一瞥。到禹王台,瞻仰了辛亥革命十一烈士墓。流连于“三贤祠
”内想附庸风雅,驻足在师旷像前听流水琴音。早知道大禹治水“功存河洛”,才晓得
林则徐禁烟之后也曾在开封制服黄魔。愁肠百转地寻到繁塔,就好象站在名敦实粗壮的
豫州汉子面前自感卑微。看不懂虔诚的老妪在纸上写着哪国天书,只觉得随处可见的“
到此一游”造孽匪浅。
别了,开封,坐着慢腾腾的617次在将近傍晚的时候回到郑州。省会的气魄的确非小城开
封能比,可在这繁华喧嚣之中却也少了份醇厚的人情。维修中的二七双塔几乎淹没于宾
馆商厦的汪洋大海,鲜红的“中国对澳门恢复行使主权”的倒计时牌在提醒着人们又一
个值得载入史册的时刻即将到来。早就听说郑州车站有点儿意思,一直无缘领教。结果
在从广场去招待所的途中,一次又一次地有人凑上来问我看不看录像。问的人多数是妇
女,那神情就象中关村街头卖盗版光盘的游民。至于录像的内容嘛,呵呵,反正“都是
好片子”,谁知道呢。
五:郑州洛阳
从睡梦中醒来,发现城市正沐浴着一场春雨。我在雨中出门,到商代遗址和城隍庙去寻
幽访古。
雨中的商城静谧,安详,除我之外没有其他的游人。这里曾经是商王朝的重要都邑,几
千年过去,留下的只有累累的黄土。我沿着弯曲的小径行走,用耳去听,用心去感受,
仿佛正在走入历史,去追寻先人创造的灿烂文明。郑州的城隍是汉朝的纪信,他为救主
而献身,明朝时将他封为城隍。庙内天井甬道两侧有石雕十二生肖,形象猥琐,后寝宫
布置成明代县衙样式,气氛森严。
黄河东去,六十一年前那次骇人听闻的决堤事件,让位于郑州市北郊黄河南岸的花园口
从此闻名于世。1938年6月,侵占开封的日军逼近郑州,意图围攻武汉。国民党政府为阻
止日军西进,炸开了黄河花园口大堤,企图以水代兵。日军虽被迫放弃对郑州的进攻,
但汹涌而来的黄水却也夺去了89万名中国百姓的生命。今天的花园口,已成为郑州市郊
旅游踏青和休闲观光的所在。风停雨歇之后,我来到这里,见眼前的黄河波澜不兴。在
这发生过空前浩劫的地方,我没有想象中的激动,心就象这黄河一样地平静。行走在一
望无际的黄河滩上,双脚粘满了淤泥,差点摔倒在地。但我明白,自己用不着惊慌,再
也不必为躲避肆虐的黄水而拼命奔逃。将军坝上,镇河铁犀目视黄河,身上锈迹斑斑。
“填御提防,波涛永息,安若泰山,固如磐石”,铁犀牛没能如它的铸造者所愿镇住黄
河水患,一百五十多年的风霜雨雪,倒是让它成了历史的见证。此刻,它正静静地蹲坐
在那里,用它的无言告诉每一位游客,花园口曾经上演过一场怎样的人间悲剧,也时刻
警醒着后人,居安者莫忘思危。
夕阳西下的时候,我坐上西去的列车离开了郑州,沿途景色好似黄土高原,不时可见一
孔一孔的窑洞点缀其间(可能是砖窑)。到了洛阳,住进车站地区唯一的一座高层建筑
洛阳大厦。安顿好行李,出门去修理我那一头的乱发。
走过几家发廊,那若明若暗的灯光和“泰式按摩”之类的招牌令我不敢光顾,最后走进
一家看上去非常普通的小店。尽管价格比北京贵了一倍,可服务态度还好,我也就权且
当他一回“冤大头”。洗头时,小姐的长指甲就象一把把锋利的小刀,划得我呲牙咧嘴
,不得不开口求饶。小姐理发满认真,不时还和我聊上两句。只是正在理着的时候,进
来了几位先生,不理发,却要到里间屋“看看环境”,(那里面好象是有做美容用的躺
椅什么的),看过之后似乎不满意,摇摇头走了。我有点儿想笑,这几位真是有趣,呵
呵,真的。
六:龙门石窟和关林
传说,古时候在洛阳城南二十多里的地方,有座东西走向的青石山。山南边淫雨连天,
积水成灾。一天,住在山北的放羊娃得到山神的启示。农历二月初二的时候,神在他梦
中发问:“龙门开不开?”放羊娃应声答道:“开!”这一声答得响亮,远近的高山都
连声回应:“开!开!开!”只听得一声巨响,天昏地暗,紧跟着就是一场暴风骤雨。
雨过天晴,青石山裂开一道口子,山南的积水似一条长龙狂奔而下,山口两边的峭壁上
布满了石窟佛像。这些石窟佛像,是因为民消灾而被玉皇大帝压在山下的老黄龙父女俩
造出来的。山开之后,龙飞升天。后来,当地百姓就把青石山改称龙门山,而那些石窟
,就是举世闻名的龙门石窟了。
早就神往于这座艺术宝库,工具书让我了解了她的历史,民间传说更增添了她的美丽。
记得那年,在严寒中游览山西大同。站在云冈石窟的对面,我只觉得朦朦胧胧似在梦中
。四年后,春暖花开的季节,我又来到洛阳的龙门石窟。汽车停在伊河东岸,那让我魂
牵梦绕的地方正与我隔河相望,山崖上的洞窟密如蜂巢,绵延千米。两山相对,望之若
阙,伊河水流经其间,似一条玉带,龙门桥横跨东西,如长虹卧波。
先游过龙门东山的名胜,再从南面的桥上过河,穿过军人站岗的大门,有生以来我便第
一次走进了龙门石窟。看上去,她确实是比云冈石窟差得远了,她远没有云冈石窟那么
宏大的气势。那种粗犷威严,雄健豪放的风格,在这里已经逐渐趋于活泼、清秀和温和
。从前造像的薄衣贴体,在这里则成了褒衣博带。鲜卑皇室入主中原之后推行的汉化改
制,也使这些石窟造像失去了从前游牧民族的特征,逐渐成为完全汉族的世俗艺术,生
活气息更加浓厚。但石窟造像的世俗化只是令她和寻常百姓更加接近,昔日的雄风依然
未减,并没有变得孱弱不堪。游龙门,我尤其留意那些力士造像。虽说他们当中不少已
是缺头少脸,可在那紧闭的双唇和鼓胀的肌肉后面,我看到了一个个不屈的灵魂,不禁
由衷地赞叹:“壮哉力士!”
奉先寺,龙门石窟的代表,提起龙门石窟,首先想到的就是这里的卢舍那大佛。传说,
这尊大佛是按照武则天的模样雕刻出来的,后人可以从中窥见当年“大周圣神皇帝”的
真容。书中言道,卢舍那大佛“眉若新月,双目含情,笑意微露,慈祥外溢”,其实用
它来形容云冈石窟的那尊释迦牟尼露天坐像也许更为恰当。但是,我也确实被卢舍那大
佛打动了。不知为什么,从我站到她面前的那一刻起,我就觉得,她活了。她在呼吸,
她哪里是冰冷的石像,分明是个活生生的人。或许真的如书中所说,“她那智慧的的眼
睛,稍向下俯视,目光恰恰和礼佛者的仰视目光交汇,可以引起人们感情上的振颤”。
一千多年了,她一直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可她仿佛又随时都会站立起来。她的脸上,
是一副高傲的神情,想必当年君临天下,不可一世的武则天,就是这般的威仪。我久久
地凝视着她,心里在问:“是你吗?”她好象看透了我的心思,但又对我不屑一顾。是
啊,她不需要证明自己,她在那儿,这就足够了。
一步三回头地离开龙门石窟,汽车又载着我到了关林。从车站到关林庙要步行一公里的
路程,心急的我走了一身的大汗。
步入关林,只见殿宇辉煌,碑碣林立,古柏参天,气势浩然。三重殿堂内,关公或着帝
王冠服,或穿武将铠甲,或怒视东南,凤目圆睁,或夜读春秋,手不释卷,都是宝像庄
严,令人景仰。三殿之后,便是埋葬着关公首级的陵寝,墓冢巍峨,墓前香火不断。坟
墓不会说话,可在关公墓前却并非不能得到任何启示。关公生前,只是个候爵,也是血
肉之躯,但死后却被一步一步地神化,最终冠以帝号,倍受后世尊崇。中国人对关公的
崇拜,其核心无非是“忠义”二字。封建统治者要倡导关羽的“忠”,于是就大力宣扬
他对刘备的赤胆忠心,至死不渝。而民间下层则把关公作为江湖义气的表率,推崇他的
“义”,正所谓“大义秉乾坤,精忠贯日月”。曾记得,电视剧《三国演义》中关公的
扮演者说过,我们今天应该学习的就是关公忠义的精神。这“忠义”,当然不是胡传魁
的“忠义救国军”所伪托的“忠义”。剔除其中的封建糟粕,今天,关公的忠义精神又
何尝不是我们所需要,又何尝不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和仿效呢。
七:朋友,我感谢你们!
回城,住进洛阳市复员退伍军人转运站。当晚因大意而被盗,窃贼得手即迅速逃离,我
发现后已是追之不及。娄阿鼠几乎窃走了我全部的盘缠,我身上只剩下不足10元的现金
,简直与露宿街头的乞丐无异。次日上午,军转站从财务中支出了100元,给我做回京的
路费。百感交集的时候,我想到了洛阳的时间兄。离京前我曾和他有过联系,来洛阳
本不想给他添麻烦,但此刻我实在不甘心就这么夹着尾巴灰溜溜地回去,于是决定去找
时间求援。我只知道他的信箱,能否联系上没有把握,可这是我最后一线希望,我已经
没有别的选择了。
通过洛阳电信局上网,我一边给时间兄发信,一边在坛子里发出“direnjie紧急求援”
的呼声。大约两个小时后,得到了广州翠竹兄的回应,告诉我时间的呼机。救命的稻草
来了,我激动得差点儿蹦起来。用电话和时间兄接上了头,回来马上和电信局结帐。负
责顾客上网的小姐对我这落难之人倾力相助,雷锋活着也不过如此了。握别的时候,小
姐脸上那灿烂的笑容令我至今难忘。
坐车赶到洛阳市郊,时间兄骑个大摩托,满脸堆笑地来迎接。虽是初次见面,彼此却一
见如故。从他那里,我得到了足够今后几天的路费。因要赶回城的末班车,我不能久留
,与时间兄这匆匆一晤只有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归途中又在电信局下车,用长途电话通
知在北京的海光帮我挂失银行取款卡(我的工行ATM卡也一同被盗)。在火车站退掉回京
的车票,我没能赶上去少林寺的末班汽车,就在长途车站招待所地下室简陋的铺位上过
了一夜。
今天,我真正知道了,什么叫朋友。海光是老相识了,翠竹兄还只是在网上神交,电信
局的小姐,古道热肠的时间,也不知今后能否再见。不幸的事永远成为了过去,对朋友
,我只想说,我感谢你们!
 
(作者:direnjie 来源:新浪)

关 闭